当前位置:四川复印机信息网 > 活动房 >

奇葩!17岁苏联小伙奥运会叛逃:只因单恋美国女孩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1-07-22

“乌干达的生活实在是太苦了,为了我的妻子和孩子,我想在日本生活。”7月16日,乌干达举重运动员尤里乌斯·塞基托雷科在留下这样一张字条后,从大阪府泉佐野市不辞而别。

这张纸条不仅惊动了日本当局,也让乌干达这个国家在全球范围内名声大噪。

因为早在6月27日的时候,已经有一位名叫詹姆斯·奥东的乌干达橄榄球运动员在摩纳哥隔离期间从驻地消失。塞基托雷科或许正是受了奥东的影响,才选择在日本上演同样的戏码。

塞基托雷科失踪后3天,JR线名古屋站的监控拍下了疑似他的身影。当地时间7月20日,日本警方终于在三重县找到了他。据报道,塞基托雷科从名古屋前往三重县,随后躲到了当地一个熟人家里。被警察发现后,他没有进行任何抵抗。

早在2018年的时候,塞基托雷科就动过叛逃的念想。2018年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上,塞基托雷科曾计划叛逃到澳大利亚。但后来他发现,澳大利亚与其他英联邦国家有引渡条款,由于相同的语言环境和入境时的资料采集,他黑在澳大利亚的可能性为0,这才让他把叛逃的目的地换成了日本。没有疫情的话,塞基托雷科去年就叛逃了。

实际上,这不是奥运会史上第一次发生叛逃事件,若不是因为目前全球仍处于新冠病毒肺炎大流行之中,运动员在参加奥运会时叛逃几乎是必然事件,根本不值得注意。但这届东京奥运会还未开幕便破烂事儿缠身,塞基托雷科的叛逃这才如同火上浇油一般,为世人所注意到。

这句“对非洲运动员没有任何歧视性含义”的话出自2012年时任伦敦市长、现任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始前,鲍里斯·约翰逊在和英国边境和移民国务部长利亚姆·伯恩谈话时,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在伦敦奥运会结束之后,光喀麦隆代表团就有7名选手下落不明,其中包括5名拳击手、1名游泳运动员和1名足球守门员。根据英国官方的统计,共有来自喀麦隆、科特迪瓦、厄立特里亚、刚果、几内亚、苏丹15个国家的25名运动员滞留英国寻求政治避难,而理由则惊人的一致:他们的祖国缺乏人权,他们在各自的国家受到压迫,所以才会滞留英国寻求庇护。

由于英国一直和美国一样自诩民主、自由、人权的灯塔,所以很少会拒绝外国人的政治避难申请。鲍里斯·约翰逊正是深谙这一点,所以才会要求利亚姆·伯恩“盯好非洲人”。但是架不住非洲运动员像打游击战一样叛逃,最终叛逃的非洲运动员人数占据了几个非洲和中东国家代表团人数的2%。

来自喀麦隆的拳击手托马斯·恩索姆巴是这些叛逃大军中的一员。有意思的是,恩索姆巴在后来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自己早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就准备叛逃到中国:“但在中国期间,我觉得中国的经济前景并不怎么样,所以我回到了喀麦隆。最终我选择在伦敦奥运会期间叛逃到英国。”

相比于恩索姆巴的挑三拣四,厄立特里亚的运动员则根本不挑食。2019年,四名厄立特里亚运动员在乌干达参加比赛时叛逃乌干达,而乌干达政府发言人竟然表示这种事儿根本不新鲜:“过去几年,每当有厄立特里亚的球员来乌干达参加比赛,都会选择滞留在这里不回去,我们已经习惯了。”

从2016年至2020年间,厄立特里亚总共有33名球员叛逃到了乌干达,都够组织足球队的了。搞笑的是,乌干达政府发言人不仅不认为厄立特里亚球员的叛逃是坏事,还在记者发布会上吹上了:“在乌干达,你不需要很多钱,就能开始全新的生活。这里的生活比厄立特里亚要好得多。”

联想到叛逃的塞基托雷科,厄立特里亚的生活环境到底有多么水深火热,我不由得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相比于普通大众的叛逃行为,运动员的叛逃行为往往更令人印象深刻。

1948年4月20日,捷克斯洛伐克发生了“二月事件”,捷共成为捷克斯洛伐克的执政党。1948年的伦敦奥运会期间,捷克斯洛伐克著名体操运动员、时任捷克斯洛伐克女子体操队教练玛丽·普罗瓦兹尼科娃在率队夺得伦敦奥运会金牌后滞留伦敦,并在奥运会之后叛逃到了美国。

普罗瓦兹尼科娃拉开了东欧运动员叛逃的序幕,她活了101岁,目睹了1989年的捷克天鹅绒革命。

1956年的墨尔本奥运会,匈牙利又成为了主角。由于匈牙利爆发了十月事件,并在之后被苏联镇压,参加墨尔本奥运会的匈牙利运动员极度敌视苏联运动员。

在墨尔本奥运会水球比赛半决赛中,匈牙利与苏联相遇,匈牙利球员带着满腔怒火与苏联运动员较量,双方大打出手,比赛最终演变成了全武行,这场比赛后后世称之为“水中血战”,后来的匈牙利代表团中有83人叛逃到了美国,并定居在了加利福尼亚,只有38人回到了匈牙利。

此后的几届奥运会,也曾零星发生过几次运动员叛逃事件,主角仍然是匈牙利人。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会,一共有117名运动员叛逃,来自非洲的运动员占据了绝大多数,一小部分来自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和东德。

1976年的蒙特利尔奥运会,苏联跳水运动员涅姆察诺夫成为了新的叛逃大戏主角。当时只有17岁的他在美国备战的时候喜欢上了一名21岁的美国跳水运动员卡罗尔·林德纳,为了能追求林德纳,涅姆察诺夫在1976年7月29日向加拿大当局申请政治庇护。

此时奥运会进行当中,涅姆察诺夫的离谱行为直接搞懵了苏美两国的情报部门。苏联外交部先是对外宣称谢尔盖被加拿大和美国情报部门绑架了,随后向加拿大施压,称如果不让涅姆察诺夫回到苏联,就立即抵制蒙特利尔奥运会。

涅姆察诺夫的行为连累了他身边的所有人。他的飞行员军官父亲被从匈牙利召回,他的恩师、苏联跳水队主帅拉里乌什金被下达了10年出国旅行禁令。涅姆察诺夫在广播里朗读了美国中情局提供的稿子时,他说“我选择了自由,只有在这里我才有自由。”听到涅姆察诺夫的话,拉里乌什金气的骂道:“他在说什么胡话?他才17岁,懂什么叫做自由么?”

后来涅姆察诺夫发觉中情局并不能帮他把林德纳追到手,而他也收到了他祖母央求他回国的录音带,于是才决定回到苏联。加拿大要求苏联不能迫害涅姆察诺夫,苏联后来果然不计前嫌,涅姆察诺夫后来继续从事体育事业,在大学毕业后还参加了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不过由于他的叛逃行为,他失去了所有的朋友。

苏联解体后,涅姆察诺夫移民去了美国,在亚特兰大开了一家修车行,不过他最终也没能与林德纳在一起,林德纳的父亲是一位百万富翁,他在后来回忆说,林德纳根本就没喜欢过涅姆察诺夫,涅姆察诺夫因为自己的单相思行为,坑了自己和身边的几乎所有人。

东欧剧变之后,叛逃运动员的主角变成了中东国家的运动员。比如在2020年叛逃到德国的伊朗跆拳道运动员基米娅·阿里扎德,她曾在里约奥运会上为伊朗夺得铜牌,但在东京奥运会上,她将代表难民代表团出战。

有消息称,阿里扎德在伊朗被缺席判处死刑。相比之下,对待叛逃的运动员,态度最为宽容的当属古巴。

近30年来,古巴叛逃到美国的运动员不计其数,他们多数是棒球运动员,也有一部分是足球运动员。他们大多数在美国取得了成功,比如查普曼、奥尔多涅斯、塞斯佩德斯、阿罗查、阿罗霍等。他们都代表古巴参加过奥运会,但最终都选择了叛逃。

叛逃的运动员中,最成功的当属查普曼,绰号“古巴导弹”的他曾经投出过时速169千米/小时的超快球,创造了美国职棒大联盟(MLB)的最快球速记录。查普曼曾两次尝试叛逃,第一次没能成功,被捕后被时任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特赦,并参加了北京奥运会。直到第二次,他随古巴队在荷兰参加比赛的时候,在朋友的帮助下才成功叛逃美国,进入MLB打球。

对于查普曼的叛逃,古巴人很窝火,但劳尔·卡斯特罗看得很开。他说:“他仍是古巴人,也仍是古巴人心中的偶像,他赚的是美国人的钱。既然如此,他迟早有一天会回到古巴为他的家乡服务的,我们为什么要生气呢?”

尽管叛逃的运动员大多数都过上了不错的日子,但他们的优渥生活却是以牺牲队友和恩师甚至是国家的利益和名誉为代价换来的。1982年,中国网球运动员胡娜在美国代表中国参加联合会杯时,提出了所谓的“政治庇护”并获得了批准。胡娜的叛逃不仅导致中国网球队在联合会杯上惨败出局,更令胡娜的教练和队友受到了批评,令中国网球的发展遭受了打击。同时,美国收留胡娜,也让初步改善的中美关系再次陷入停滞。

胡娜此后还有一系列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2015年,胡娜回国举办画展,遭到了网友的抵制。在新浪微博上,“胡娜滚出中国”这一话题甚至上了热搜。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共识:再完美的叛徒,也终究是叛徒。

作者:横滨飞翼

Powered by 四川复印机信息网 @201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版权所有